当前位置: 正定风采报 > 副刊 > 内容阅读
奶奶的过年菜
发布时间:2021-03-02    来源:     
【字体: 】    打印
春节临近,年味渐浓,富足的人们走出家门、奔向应有尽有的超市,便可把年货一站式购齐。相比起物资匮乏的童年,如今年味儿也在物资富饶的时代,显得愈发喜庆和红火。
新年,对于儿时的我来说,是一年中最盼望的时刻,也是最幸福、最有意思的时刻,因为每到春节,我们弟兄几个就能吃到奶奶亲手做的各式各样的过年菜,那种味蕾里的记忆,更多的是对奶奶的怀念。
爷爷去世后,单留下裹着小脚的奶奶一人孤独地住在老屋,每天都有我们几个叔伯兄弟给奶奶担水、拾柴。儿时的黄昏下,提着一桶桶的水装满奶奶的小瓮,炊烟袅袅升起,各家烧柴做饭,饭菜下肚间,大人们念叨着一天的劳作辛苦,对我而言,一天的这个时候,能吃上奶奶做的美味饭菜,己是至善清欢。
今天是小年,如今我的孙子、孙女绕膝而跑。厨房里,老伴儿也在忙碌着过年的食材,锅里噼噼啪啪炸着豆腐、红薯,香味四溢,年岁渐大,尤爱追忆过往,不禁对着孙儿们回忆起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也围在奶奶身边,给她劈柴添火,洗菜择菜。用今天的网络流行语来说,奶奶也算是个“美食达人”。记忆里,奶奶做的干豆角炒肉最让我垂涎三尺,夹馅豆腐是我每次要多吃几口的,针金炒肉是至今也不能忘怀的……那个时候,最盼望的就是过年,表哥、表姐们都回来了,我们兄妹几个围坐在一起,一块儿吃姥姥、奶奶做的过年菜,奶奶就站在那笑着看着我们一口一口吃,年岁大了,才感同深受奶奶的感受,原来一家人这个时候吃得是一个“人满团圆!”吃得是对新的一年美好企盼!
童年,吃奶奶做的菜才叫过年菜,如今,谁烧的过年菜最好吃,只有奶奶!(刘保军)